羊城晚報訊 記者夏楊、通訊員伍慶報道:由廣州市社科院最新公佈的廣州經濟藍皮書指出,當今發達國家創造的GDP當中,居民工資性收入一般可占到70%左右,目前廣州僅為這一標線的一半左右。在北京上海廣州三大城市中,雖然廣州人均GDP最高,但居民實際獲得的人均福利水平卻低於上海。藍皮書同時指出,廣州的改革精神在弱化!
  經濟水平:
  和京滬落差明顯
  廣州經濟藍皮書比較了北上廣三市的經濟發展實力,指出目前存在的差距。總部經濟方面,北京實力居全國第一,上海緊隨其後,廣州與京滬實力差距較大。且從動態角度看,2006—2012年間廣州總部經濟發展指數與京滬的差距進一步拉大了,且排名也從全國的第3位下降到現在的第4位,被深圳所超越。
  三市比較,廣州金融業規模只有北京、上海的1/3,占城市GDP的比重僅為6%,也不到京滬兩市的一半。廣州工業總產值和增加值遠落後於上海,且廣州集中度低,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占工業總產值的比重只有85%,同期上海、北京為95%和91%;龍頭企業也偏少,在中國製造業500強中,北京有39家,上海23家,廣州只有5家,在前10強中,廣州竟無一家入圍。
  廣州創新能力也遠遜於京滬。創新投入上,北京R&D投入占GDP比重高居榜首(約6%),上海次之(3%),而廣州還不足2%。創新產出上京滬專利產出均遙遙領先於廣州,廣州專利授權量不足北京的1/2,不到上海的1/3。
  商貿業方面廣州有一定優勢,廣州是全國新型商業和消費模式的引領者之一,網上購物和刷卡消費規模均居國內第一。但從結構層次看,廣州連鎖率低於京滬,世界知名零售商進駐率和奢侈品牌進駐率等指標也明顯低於京滬,表明廣州的商業檔次不及京滬。此外,從批發零售比這一指標看,上海商貿輻射力最強,而廣州略高於北京居第二位,與上海的差距並不太大。
  居民福利:
  廣州溢出率最低
  經濟效率反映了一個城市的資源利用效率,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其財富創造能力。廣州人均GDP略高於京滬,規模以上工業經濟效益也好於京滬。且在三大城市中,廣州人均GDP最高,顯示人均創造財富水平最高。
  然而藍皮書也指出,廣州居民實際獲得的人均福利水平(主要以居民收入計)雖高於北京卻低於上海。從相對值看,京滬的福利溢出率均超過40%,而廣州僅為36%,表明廣州在全社會創造的經濟成果中居民獲得的福利占比最低。而當今發達國家創造的GDP當中,居民工資性收入一般可占到70%左右,目前廣州僅為這一標線的一半左右。
  藍皮書分析,廣州福利溢出率偏低,一方面暴露了國民收入分配上的缺陷,另一方面也與廣州以外資為主導的經濟結構有關。此外,相對於京滬,廣州產業結構層次偏低、多數行業處於產業鏈低端也是原因之一。
  原因分析
  城市規模較小 改革紅利弱化
  廣州經濟實力為何這麼弱?
  藍皮書分析,城市規模較小是直接原因。2012年廣州經濟規模僅為上海的67%,為北京的75%。廣州經濟規模較小主要是城市規模相對較小造成的。廣州人口規模僅分別為上海的54%、北京的63%,而城市建成區面積也僅為上海的63%、北京的78%。城市綜合實力的提升離不開腹地的支撐,而廣州的直接腹地珠三角經濟圈僅有4萬平方公里,遠低於北京所在環渤海經濟圈的21萬平方公里和上海所在長三角經濟圈的11萬平方公里。
  在我國現行體制下,中央政策支持對城市的崛起非常重要。而三大城市中京滬均為省級直轄市,北京更兼首都優勢,而廣州僅為副省級城市,這種體制上的差異使廣州在可控財力、國家級資源和功能配置兩方面都處於劣勢,目前國家唯一賦予廣州並具有全國影響力的也就是“廣交會”這一商務平臺。
  除客觀因素外,藍皮書還指出,目前廣州改革精神和制度紅利在弱化。上世紀80年代,廣州在制度變革和機制創新上曾創造了多項全國第一。“然而自跨入新世紀以來,廣州在改革創新方面的勢頭明顯減弱,許多新的重大制度創新鮮有出自廣州,而來自深圳、蘇州、溫州、天津、重慶等其它城市。”
  藍皮書指出,當今廣州在城際競爭中面臨被超越的危險,但其改革精神與動力卻明顯弱化,許多重大改革方案在政府內部即遭到巨大阻力,改革被迫拖延乃至無果而終!
  人均GDP(%)
  8.82
  8.56
  10.63
  規模以上工業經濟
  效益綜合指數(%)
  254
  268
  289
  北京
  上海
  廣州
  城鎮居民人均
  可支配收入(萬元)
  4.02
  3.65
  3.81
  百姓福利
  溢出率(%)
  超40
  超40
  36
  擁有世界五百強數(家)
  44
  6
  1
  製圖/劉苗
  夏楊、伍慶  (原標題:居民工資性收入占比)
創作者介紹

融資

gd21gdud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